搞新能源车示范应用

2020-06-02 04:52

在全国各地大力整治空气污染的背景下,新能源汽车推广再度成为年度焦点。2月26日,2014年北京市购车摇号广受瞩目,不仅因为个人购买新能源车本期将不必摇号,而且今年北京市将投放2万辆新能源小客车购车指标。政策给力使得新能源车的市场需求超过业界预期,但另一方面,新能源汽车的政策方向尚存疑问,为了避免一些地方在新能源汽车推广中的“地方保护主义”,各个车企纷纷在潜力巨大的新能源车市场迂回作战。

数据显示,今年头两个月单位和个人新能源车申请数量总计达3965个,其中个人示范应用新能源小客车指标申请数有1428个,小于本期指标配额1666个;而单位购车申请数量达到2537个,超过1666个指标配额,中签率将仅为66%。

与此同时,纯电动车赖以生存的充电设备目前在国内也亟待大规模加强。目前国内不少一线大城市受限于土地局限和低价高企,发展充电设备的脚步走得较慢。为了解决此问题,北京在今年就将大规模建设新能源汽车充电桩,2014年内将完成1000个公用快充桩布局建设,覆盖中心城区和近郊。

贾新光认为,要让市场起决定性作用,老百姓选择买什么样的新能源车,让他们自己说了算,政府不应该过多干预。另外他认为,从补贴的办法来看,中国实行的政策还不成熟,美国是直接采取减税的办法,购买者在购车时可以得到减免,这样也避免了政府从中过多干预;但中国则是把钱还给消费者。

2月25日,比亚迪旗下品牌混合动力汽车“秦”进入上海市新能源汽车补贴名单,在上海购车可获得本地牌照并享受相应补贴。

一些业内人士表示,车企“迂回作战”国内新能源车市场,或将缓慢打破地方保护对当地车企的“关照”,在新能源车技术发展日新月异的情况下,不管是混动车还是纯电动车,相信拥有先进技术和成本优势的新能源车,都会用技术和价格打动消费者和政策制定者。

中国汽车流通协会常务理事贾新光对记者表示,从目前的新能源汽车发展态势上看,尽管以特斯拉为代表的纯电动车去年以来风靡全球,但综合考虑充电、成本、技术、市场等因素看,混合动力汽车和纯电动车同样值得重视。

今年1月底公布的《北京市示范应用新能源小客车管理办法》中称,纳入《北京市示范应用新能源小客车生产企业和产品目录》(以下简称《目录》)的小型、微型纯电驱动载客汽车,包括纯电动汽车及燃料电池汽车。

对车企来说,如果不能进入目录,购买其品牌新能源车的消费者将拿不到地方政策的相关补助,同时也无法用新能源车的摇号指标买车。记者在去年11月就相关问题采访过北京市科委相关人士,这位人士当时表示,纯电动车是未来全球新能源车的发展趋势,因此才成为北京购车摇号的“宠儿”。

2013年9月,中外合资电池企业“b e sk”建立,北汽电动车续驶里程借b e sk推出的新的动力电池和电池包获得大幅度提高。据了解,besk合资公司将投产的电池包,设计寿命10年20万公里。而比亚迪近期也与国外机构和厂商合作开发充电、自动驾驶等技术,车企频频出手的意义,已经不言而喻。

对此,北京市科委新能源与新材料处处长许心超说,对于新能源汽车的准入,北京市将采取开放的原则,对所有优秀的新能源汽车企业开放标准和审核过程,预计在今年6月份和9月份将公布第二批和第三批的产品目录。同时,北京市还将严把安全关,对进入目录的新能源汽车进行抽检,发现严重问题就要从目录中清除。

但从目前北京市场运行的部分纯电动车现状看,如果仅靠本地车企的新能源车型,力求“弯道超车”的政策方向效果似乎并不理想。在北京多个远郊区县运行的数百辆纯电动出租车,由于运行里程较短、充电时间较长,并未得到广泛认同。记者从多位电动出租车司机处了解到,北京现有的纯电动出租车续航里程有限,平时都不敢开太远。

2月26日,北京迎来本年度首次购车摇号,个人购买新能源车本期不必摇号。据悉,今年北京市将有两万辆的新能源小客车指标。业界认为,这无疑将进一步刺激目前已经日趋火爆的新能源汽车市场。

2月26日,北京市公布首批新能源车师范目录。北京汽车股份有限公司的e 150e v纯电动轿车及比亚迪纯电动汽车e6正式入选北京市示范应用新能源小客车生产第一批第一期产品目录。同时,入选北京市示范应用新能源小客车生产企业目录的公司有江淮汽车、北汽股份、比亚迪、长安汽车、华晨宝马五家。

据了解,为了占领异地市场,不少车企都异地设厂,以打通当地新能源车市场。在这背后,车企之间竞争也日益白热化,很多大型车企加快新能源整车和关键零部件的研发制造进程,在市场尚未打通之前争取抢得先机。

从总量上看,按照北京今后4年的总体配置规划,2014年全年新能源小客车指标总数仅有2万个,而目前近4000个申请已占到全年指标的近20%。业内人士称,随着新能源车影响逐渐加大,指标申请量肯定还将增加,这意味着不管个人还是单位,未来新能源车恐将进行摇号配置。

贾新光认为,比亚迪和国内其他几种混动汽车技术都很新,但却很难打入异地市场。其中问题不光是在技术和充电上,还有地方保护主义问题。“现在有些新能源汽车在异地难卖,主要就是政府为了发展当地的汽车产业,但有些新能源汽车其实发展还不到位,根本都不敢到市中心来开去,如果为了保护它们,将限制国内新能源汽车的全面发展。”贾新光说。

这一措施在全国范围内影响力巨大。业内人士表示,4年17万辆新能源车,可谓是爆发式的增长节奏。北汽集团常务副总经理韩永贵去年7月时曾表示,包括政府公务性采购和出租车,不管是一些定向物流还是一些政府部门使用,当时北京大概仅有1000多台以纯电动车为主的新能源汽车。

虽然新能源车政策方向尚存疑问,业内人士认为各地在对待新能源汽车上的“地方保护主义”依然盛行,但车企在各地新能源车市场进 行 迂 回 作 战 已 是 “ 公 开 的 秘密”,车企加速混动、纯电动等各类车型产销扩张的脚步并未减缓。

董扬表示,搞新能源车示范应用,是因为其系统性强、难度大,仅靠一个省市是不可能发展好的。当前新能源汽车发展的潮流是广泛开展国际合作,对此不应排斥国内的合作。

北京新能源车需求超预期

去年11月底,北京出台购车摇号新政,自2014年开始的四年内,政府将在60万辆新增小客车中,设置17万辆示范应用新能源小客车指标。

在去年摇号新政公布后,北京交通部门曾经表示,如果申请新能源车指标的人数有限,市民即可直接购买不用摇号。但从北京市交通委公布的数据和今年首期的摇号情况看,北京消费市场对新能源车的需求远超预期,单位购买新能源车需要摇号,个人 购 车 距 离 摇 号 也 仅 有 “ 一 步 之遥”。

车企迂回征战新能源车市场

政策方向尚存疑问

按照北京市科委牵头发布的《北京市示范应用新能源小客车管理办法》,仅有纯电动车属于示范应用新能源车,而插电式及混合动力车都被排除在外,不仅拿不到补贴还无法使用新能源车指标。

在与普通百姓尚有距离的高端新能源车市场,今年同样火爆超预期。随着特斯拉进军中国并公布百万元以内的售价,中高端市场被大大激发。记者了解到,特斯拉设在北京的专卖店,在短短一两个月内,70多万元的纯电动车已经预售数百辆之多。

在一些业内专家看来,北京新能源购车摇号排除混合动力汽车,而单一选择纯电动车的政策方向存在争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董扬则公开表示北京此举不妥。

去年底,国家层面曾统一出台新能源车补贴措施,而多地政府也或多或少地拿出地方补贴资金,其中的受益者,直接或间接指向了当地车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