绕了一圈

2020-06-08 06:08

面试开始,按照要求起身做了几个简单动作后,经纪人开始滔滔不绝地介绍起兼职模特这份工作。“一般是从内景拍摄做起,一件衣服几十元报酬,每次拍摄1-3个小时,熟练后,就可以出外景拍摄,按时长收费,一般一小时在300-500元左右。”

在微信上催问数次后,经纪人隔了两天答复她,来拿模特卡,“直接拍个广告”。接到通知,陆珂有些欣喜。那天下午2点,她再次赶到工作室,依然是交费化妆,换件摆拍,只不过这次拍的是包。二十分钟后,完成拍摄的陆珂出门去找同行的朋友。朋友惊讶:“做模特这么快?”

昨天,杭州市市场监管局和江干警方联合执法,涉事公司已停业整顿。

接下来是一周后,又是提前一天通知,又是同样的流程,这次拍摄道具换成了三件大衣。每次拍摄完,除了经纪公司的抽成,陆珂可以拿到一百多元的报酬。“但因为我的模特卡还没付清,这两笔钱都被拿来抵费了。”换言之,她没有拿到一分钱。而陆珂幻想的模特生涯,也在这两次加起来40多分钟的仓促拍摄后,戛然而止。第二次拍摄后,经纪人让她“回家多练练动作”。之后,就再没有消息了。

在交纳了1680元“拍摄费”后,陆珂原本设想的兼职模特生涯还未起步,就差不多结束了。

两间化妆室都有人,除了一名正在工作的化妆师,其他人正在吃饭。几盒开封的辣条、泡面腾着热气,摆在梳妆台前。隔壁的摄影棚内,两名摄影师胸前挂着相机,百无聊赖地刷着手机。

根据地址,钱江晚报记者直接来到了迈达中心417室的艺线文化。工作室不大,一百多平方的空间内隔出了总经理室、模特部、演艺部、摄影棚、化妆室等7个房间。墙上贴着几张模特照。

“从没觉得自己能做模特。”可优厚的待遇摆在眼前,身材不算高挑、爱发自拍、刚刚大学毕业的陆珂还是着了眼。为了入行,并不富裕的她一咬牙,凑出了入行前对方要求的“模特卡”制作费。

刚交完钱,陆珂就后悔了,但她骑虎难下,简单的摄影化妆,又收了她100元。拍摄场地很简单,一大块背景白布,模特换上四套衣物,摆上几个造型就大功告成。陆珂记得,整个拍摄时长还不到20分钟,陆珂看了下,“还没我自己修得好。”

最近,钱江晚报记者接到陆珂的爆料,称自己疑似遭遇了所谓招模特的骗局。钱报记者随后进行了暗访,发现确实存在问题。

绕了一圈,记者回到前台,接待小哥爱理不理。“来面试的吗,哪个老师介绍的?”当得知记者并未预约,他递来一份报名登记表。填写完成后,很快一名男经纪人就为记者安排了面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