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来深圳来奋斗的年轻人无疑又是一个的打击

2020-06-21 05:07

但对于治堵,深圳市原本选择了另外一条道路,即以经济手段治堵。包括收取高额路边停车费、拟征收路外停车场停车调节费、违停重罚等。今年上半年,深圳市交委出台规定,对原特区内区域全面启动路边停车收费,原路边免费泊位实行新的管理收费模式。深圳市交委也多次表示,增加停车费、拟征停车调解费,都是为了提高用车成本,通过经济杠杆,对小汽车出行需求做出调控。然而,话音未落,经济手段胎死腹中,行政手段却突然上马。

央广网深圳12月30日消息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深圳市政府新闻发布厅昨天下午5点40分召开新闻发布会,深圳市政府副秘书长朱廷峰正式发布《深圳市实行小汽车增量调控管理的通告》,自昨天下午6点起,深圳全市实行小汽车增量调控管理。

销售:基本上就是我有什么车就卖什么,不是你来挑车了,就是现车销售,基本上都是这样子。

昨天下午的新闻发布会上没有设置问答环节,新闻发布者在发布完消息后快速离席。事实上,这样的突然袭击,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广州、天津、贵阳无一不是选择在傍晚宣布消息,在当晚零点正式实施,而此次深圳的限购政策,从官方确认到实施只有短短的20分钟,留给市民的时间非常有限。深圳市综合交通设计研究院副院长赵发科也觉得太突然。

深圳市民:今天我收到这个消息之后就跟家里人商量买车,之前说有优惠,那么现在我问就是完全没有优惠了,但是我觉得市民可以持一种观望的态度,其实是一半人摇号的,我觉得还是有机会的。

深圳市民:我本来计划是明年年初来购入新车的,之前并没有提出要限行限购,这个消息突然宣布的话,很难给市民一个合理的交代。

消息一出,很多人的第一反应就是:又来?!深圳成为继北京、上海、广州、贵阳、石家庄、天津和杭州之后,全国第8个汽车限购的城市,自此,北上广深四个城市的汽车限购悉数凑齐。深圳市交委副主任陈惠港介绍了政策的具体细节:

深圳市政府副秘书长朱廷峰也表示,治堵是深圳限购的主要原因,近年来深圳机动车数量增长迅猛,截至2014年12月20日,机动车保有量超过314万辆,汽车保有量全国第三,每公里道路机动车约500辆,车辆密度全国第一。机动车尾气排放占深圳pm2.5本地排放源的41%,已经形成主要大气污染源。而深圳中心城区晚高峰拥堵时长从2012年的38分钟上升至2014年的55分钟。

宋丁:这两年每年的这个上牌量太大了,几十万辆,深圳的压力太大了,他本来是没有准备搞这个限购的。但是我觉得可能政府考虑到,如果是这样不加限制的话,是没有办法支撑的。我认为深圳政府是被迫拿起了行政管制这个牌,并不是初衷。

新规发布后,社会舆论一片惊呼,惊呼过后,有人发出了疑问:为什么又搞突然袭击?!此前,深圳市交通运输委员会相关负责人多次表态,深圳将以市场手段治堵,不会采取限购、限外的行政手段。就在一周前,深圳市交通委表示,不学北上广突然袭击。话音犹在耳,昨晚180度大转变让很多深圳市民表示难以理解:

王江:因为我们目前深圳的这个交通状况大家都非常清楚,到处都在施工,再加上这个车辆的速度增长也非常快,仅凭几项经济手段可能达不到应有的效果。所以我就说这个也是一种无奈之举吧,我还是一直支持采用这个经济杠杆来进行调控。

深圳市民:之前也向公众有明确承诺说不会限牌,现在突然公布限牌,对来深圳来奋斗的年轻人无疑又是一个的打击,现在公布之后对如何摇号都没有给出明确的表示。

昨天,消息一经传出,深圳各家4s店纷纷打出加班卖车的消息,同时发出紧急通知取消了所有的购车优惠。中央台记者杨振、李强昨晚8点多钟来到深圳香蜜湖多家4s店看到,这里灯火通明:

未来5年,深圳小汽车增量控制在50万辆以内,年度指标视交通、大气环境和汽车需求适时调整。

陈惠港:全市小汽车增量指标额度,每年暂定为10万辆,十万个指标中,2万个针对电动小汽车,其余八万个为普通小汽车,百分之五十摇号,百分之五十竞拍。

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旅游与地产研究中心主任宋丁分析了限购令为何如此突然:

赵发科:公车改革为今年整个量的激增做出了比较大的贡献,小汽车的增长应该是远远高于往年的。拥有端先控制,原来无非就两条,拥有端或者是使用端嘛。任何一个政策在推行过程中肯定需要一点时间,现在还不好讲,太突然了,真太突然了,一点准备都没有。

深圳大学物流研究所所长王江认为,虽然以以行政手段来控制车辆增长是一种没有办法的办法,从长远来说,还是应该首选经济手段。